<menuitem id="7dnpp"></menuitem>
<var id="7dnpp"></var>
<var id="7dnpp"><strike id="7dnpp"><listing id="7dnpp"></listing></strike></var>
<var id="7dnpp"></var>
<var id="7dnpp"></var>
<cite id="7dnpp"><strike id="7dnpp"></strike></cite>
<menuitem id="7dnpp"><dl id="7dnpp"></dl></menuitem><var id="7dnpp"><strike id="7dnpp"><listing id="7dnpp"></listing></strike></var><var id="7dnpp"></var>
<var id="7dnpp"><strike id="7dnpp"><listing id="7dnpp"></listing></strike></var><var id="7dnpp"></var>
<cite id="7dnpp"></cite>
<var id="7dnpp"></var><menuitem id="7dnpp"></menuitem>

新聞中心

關注生之源微信 獲取更多信息

2015年生物標志物的最新研究匯總

日期:2015-07-30 00:00:00

個體化醫療正越來越受到臨床醫學界的重視,而生物標志物是實施個體化醫療的基礎。生物標記物(Biomarker)是近年來隨著免疫學、分子生物學和基因組學技術的發展而提出的一類與細胞生長、增殖、疾病發生等有關的標志物。生物標志物能反映正常生理過程或病理過程或對治療干預的藥物反應,在早期診斷、疾病預防、藥物靶點確定、藥物反應以及其他方面發揮作用。尋找和發現有價值的生物標記物已經成為目前研究的一個重要熱點。

【1】Plos One:重癥心臟病的生物標志物新發現
胰島素抵抗影響到數以千萬計的人,并且是心臟疾病的一大風險因素。然而,有些人隨著病情發展卻從來沒有得過心臟疾病,一些會經歷了中度冠狀動脈堵塞,而其他人,出現嚴重的動脈粥樣硬化—多堵塞和動脈惡化(特點是厚,硬,動脈壁斑塊多)。美國北卡羅來納大學醫學院的研究人員首次建立獨一無二的動物模型,并查明了在最嚴重冠心病情況下含量增多的兩種生物標志物。這兩種新的目標分別是氧化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和糖化蛋白。研究人員或可進一步深入研究,并可能通過靶向藥物,幫助有胰島素抵抗的人們避免最壞的心臟病并發癥。該研究發表在Plos One。
研究的第一作者Timothy Nichols是醫學病理學的教授,他表示:“如果在胰島素抵抗的人類身上也存在這些相關性,那么我們呼吁醫生對這種病人給予更多的關注,因為他們發展中重度心血管疾病的風險非常高?!?不過有趣的是,Nichols和他的同事們一開始的并不是為了查明是否有關鍵生物標志物來指向胰島素抵抗患者發生重癥心臟病。他們想模仿人類心臟病,建立胰島素抵抗的動物模型。他們選擇了豬,這種代謝與人類相似,心臟結構功能也與人類類似的動物。通過一年的高脂肪和鹽的食物喂養后,所有的豬都出現胰島素抵抗。也就是說,它們的身體產生大量的胰島素,但細胞對激素不作出正常反應。所有的豬還出現了冠狀動脈和主動脈粥樣硬化的并發癥。不過只有大約一半的豬患有最嚴重的心臟病。
【2】JAMA Neurology:中年阿爾茲海默癥生物標志物變化可預測老年癡呆發生
根據一項新的研究表明,7月6日發表在《美國醫學會雜志》上的一篇文章顯示,通過掃描健康成年人大腦和腦脊液發現,中年阿爾茨海默氏癥的關鍵生物標志物的變化可能有助于識別數年后癡呆癥的發生。
使用這些生物標記物明確預測患者是否會發生阿爾茨海默氏癥還為時過早,但我們正在朝著這一目標努力?!?Anne Fagan博士說?!拔覀兿M幸惶炜梢岳眠@些措施來預知并治療記憶喪失?!?br /> 這項研究主要收集超過10年的數據,研究了169名年齡在45到75歲之間認知正常的受試者。每個受試者每三年最少進行兩次臨床、認知成像和腦脊液生物標志物評估分析。在受試者的初步評估中,研究人員將他們分為三個年齡組:中年早期組(45-54);中年中期組(55 - 64);和中年晚期組(65 - 74)。

【3】NEJM:生物標志物可預測癌癥化療反應
NA的錯配修復(MMR)主要負責糾正復制后的錯誤以及維持基因組的穩定,有時候MMR的異常會引發一系列癌變表型,近日來自約翰霍普金斯基墨爾癌癥中心(Johns Hopkins Kimmel Cancer Center )的研究人員發現,MMR基因的突變或可幫助準確預測病人對化療藥物—PD-1抑制劑的反應。
研究者Luis Diaz Jr博士指出,本文研究或為我們提供了一種線索來揭示了化療如何在癌癥中發揮作用,并且可以幫助我們根據癌癥的遺傳特性來指導化療的進行。相關研究以“PD-1 Blockade in Tumors with Mismatch-Repair Deficiency”為標題刊登于國際雜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
研究者在很少一部分癌癥中會發現DNA錯配修復基因的缺失,而這種針對免疫反應的生物標志物或可應用于包含DNA修復基因錯誤的腫瘤中去,利用這種預測性的生物標志物就可以幫助研究人員直接將化療藥物應用于能夠產生反應的病人機體中,來避免患者昂貴的治療及治療時間的增加。

【4】Oncogene:特殊生物標志物可向惡性前列腺癌發送信號促其侵襲
近日,來自密歇根大學的研究者在雜志Oncogene上刊登了他們的最新研究成果,研究者發現了一種新型的生物標志物,其或許對于診斷和治療前列腺癌非常重要。機體中的生物標志物就類似于汽車的警報燈,當其發送信號的時候或許就需要進行修理,在我們機體中,生物標志物就可以提示我們機體發生了某些故障,或者是我們即將生病的征兆。
Renny Franceschi教授指出,我們非常感興趣去尋找可以區分惡性疾病的非惡性疾病的生物標志物,而最近我們研究發現了一種可以實現這種目的的生物標志物;前列腺癌發展地非常緩慢,一般情況下在其擴散之前患者就已經死于自然原因了,而惡性的前列腺癌卻發展的非常迅速。
如果生物標志物的確可以控制前列腺癌細胞的生長,那么其或許是之前研究者并未見過的一種新的信號,而且其可以為開發治療前列腺癌的新型藥物提供思路;而這種新型的生物標志物也可以幫助區分快速發展和緩慢發展中的腫瘤組織。文章中研究者在骨質細胞中發現了這種調劑性的機制,隨后他們還發現這種機制在前列腺癌細胞中或許是可以進行操作的。

【5】非酒精性脂肪肝生物標志物已經被識別
在歐盟國家中有40%的個體都遭受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痛苦,在當前富裕社會下這種疾病的流行率越來越高,其也是個體糖尿病和體重過度增加的直接結果,當前研究者并不可能預測這種疾病的未來發展情況,而其直接的結果似乎只能是肝硬化和肝癌,此外其也會增加個體患心臟病發作及腎臟損傷的風險,未來研究者或將利用不同生物標志物的風險評分來對該疾病進行預測。
來自維也納醫科大學的研究者表示,我們開發的這種風險評分在臨床試驗中已經得到了證實,研究者中我們想去尋找臨床使用的生物標志物,來促進我們對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的非侵入性風險評估,而并不僅僅是進行肝臟活檢;最初的研究結果非常有前途。
研究者Trauner表示,我們假定存在一種生物標志物的混合物,其來自于對風險評分所解析的結果,這種混合物就包括來自血液、腸道微生物組及遺傳學上的生物標志物;通過對生物標志物進行分析,研究者就可以更好地評估非酒精性脂肪肝在未來的發展情況,從而幫助我們更好地回答一系列問題,比如如果脂肪肝持續存在的話,為何現在非酒精性脂肪肝比此前發展地更為迅猛?
【6】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大腸癌篩查的新血液生物標志物
在搜尋可以用于篩查大腸癌(CRC)的血源性生物標志物過程中,研究人員發現兩個有前途的候選標志物有望用于開發新的血液測試。
科學家們一直在探究參與CRC發展的分子機制,并且已確定異常的DNA甲基化模式和microRNAs的存在是大腸癌發生發展過程的主要參與者。在22nd United European Gastroenterology Week (UEG Week 2014)上,西班牙巴塞羅那消化病醫院臨床研究所Antoni Castells博士說:我們現在能更好地了解參加CRC發展的分子事件,并且新的研究發現提供了有價值的靶標,其可以用于大腸癌的早期發現和新療法的開發。
大腸癌是世界第三大常見癌癥,在西方世界,是癌癥相關死亡的第二大原因。在歐洲,參與大腸癌篩查項目的人數低得令人擔心,Castells博士說:但一個簡單的血液測試將鼓勵更多的人挺身而出進行篩選,有可能每年挽救成千上萬人的生命。

【7】BJC:新生物標志物助力檢測大腸癌
盧森堡大學研究人員已經確定了一種新生物標志物,可用來檢測最致命的癌癥類型之一——大腸癌。
研究已經發現了新的“生物標志物”,利用該生物標志物分子在腸道組織中的存在或不存在情況以及水平高低,可以檢測到腫瘤細胞的發展。這一指標可以幫助在疾病早期階段就檢測出大腸癌,預測其嚴重程度,甚至提供新的治療方法。
結直腸癌仍然是世界范圍內最常見和最致命的癌癥之一,但如果及時診斷,10例患者中有9例可以治愈。
因此,識別更敏感和特異的標記物,對于改善大腸癌早期診斷以及治療策略是非常重要的。教授Serge Haan和Elisabeth Letellier博士研究小組研究了大腸癌各階段患者和健康人。團隊發現在癌前和癌變腸道細胞中某些蛋白質(特別是SOCS2和SOCS6)顯著減少。
【8】Oncogene:生物標志物揭示癌癥發病原因
近日研究發現,蛋白質CLIP2 的表達了提供一項關于放射是否引起乳頭狀甲狀腺癌信息。通過這一發現科學家們確定了一個診斷癌癥的新的生物標志物。他們的發現發表在《致癌基因》雜志上。
科學家們的研究能夠證實,CLIP2作為放射標志物在通過放射性碘輻射后基因活性和蛋白表達量同時增加。CLIP2在通過射線照射甲狀腺腫瘤后似乎顯得特別重要。Martin Selmansberger博士帶領的團隊研究發現高水平的CLIP2含量和曾經通過放射治療乳頭狀甲狀腺瘤的患者之間有一定的關系?!霸谖覀兊难芯恐?,我們能夠驗證在三組不同原因的甲狀腺癌患者的研究人群中,輻射相關的CLIP2的蛋白水平表達量的不同?!钡谝蛔髡逽elmansberger說道。

【9】Cell Stem Cell:更好鑒定和富集間充質干細胞的生物標志物
最近,美國德克薩斯大學(UT)西南醫療中心兒童研究所(CRI)已經確定了一種生物標志物,使研究人員能夠準確地描述體內骨髓間充質干細胞(MSCs)的特性和功能。
MSCs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注冊的近200個臨床試驗的重點,這些試驗涉及骨折,軟骨損傷,椎間盤退行性疾病,骨關節炎等疾病。
間充質干細胞(mesenchymal stem cells,MSC),是一種具有自我復制能力和多向分化潛能的成體干細胞,這種干細胞能夠發育成硬骨、軟骨、脂肪和其他類型的細胞。間充質干細胞屬于非終末分化細胞,它既有間質細胞,又有內皮細胞及上皮細胞的特征。不論是自體還是同種異源的間充質干細胞,一般都不會引起宿主的免疫反應。
由于間充質干細胞具備的這種免疫學特性,使其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以及各種替代治療等方面具有廣闊的臨床應用前景。通過自體移植可以重建組織器官的結構和功能,并且可避免免疫排斥反應。但一直以來,對MCSs的鑒定和生理功能研究,都由于缺乏生物標志物而受到阻礙。
【10】Nat Commun:生活方式對炎癥和癌癥生物標志物有巨大影響
雖然生物標志物可用于診斷疾病,但生物標志物的“跌宕起伏”可能不會依賴特定疾病的存在。例如,在血流中的蛋白質水平會隨著個體基因,臨床和生活方式因素的變化而變化。
特定疾病的生物標志物被認為與生活方式等有關。發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雜志上的新研究中,來自烏普薩拉大學的科學家開展的大規模研究,探究了基因,臨床和生活方式因素對血液中蛋白水平的影響。
為了系統地解決這個問題,烏普薩拉大學研究人員最近開展對非疾病相關因素對血液中蛋白質水平影響的大型研究。具體來說,研究人員分析了1,000健康個體的用于指示癌癥和炎癥的92蛋白質生物標志物。 研究結果表明,遺傳因素對于超過75%的蛋白質發揮顯著作用,而詳細的基因分析結果表明其中16個基因對蛋白水平的影響很大。

【11】PNAS:侵略性乳腺癌的生物標志物
近日,美國西北大學科學家已經確定了與基底樣乳腺癌(高度侵略性癌,能抵抗多種類型的化療)密切相關的生物標志物。此生物標志物為一種名為STAT3的蛋白質,或許是治療這種致命癌癥的潛在靶標。
使用從癌癥基因組圖譜(The Cancer Genome Atlas)所采取的乳腺癌患者的數據,分子生物學家Curt M. Horvath和Robert W. Tell用強大的計算和生物信息學技術,來檢測兩種癌癥亞型(基底樣乳腺癌和管腔乳腺癌)的基因表達模式。他們發現,在基底樣乳腺癌中,少量的基因是由STAT3蛋白信號激活,而在管腔乳腺癌中,不存在這種情況。
“不能將乳腺癌作為一種簡單疾病來治療”,Horvath說:“癌癥中往往許多分子過程都出錯了,我們已經從大量的數據中梳理出STAT3活性在一種類型的乳腺癌(基底樣乳腺癌)中,與基底樣乳腺癌特有的基因表達模式相關聯的,但在另一個亞型中(管腔乳腺癌)不存在關聯?!?br /> 【12】Oncotarget:生物標志物預測腦癌治療情況和效果
近日,加州大學醫學院圣地亞哥分校醫學院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新的生物標志物,能預測是否膠質母細胞瘤(原發性腦腫瘤中最常見的形式)將回應化療。該研究結果發表在Oncotarget雜志上。
加州大學圣地亞哥科圣地亞哥分校醫學院醫學博士Clark C. Chen說:每一個膠質母細胞瘤診斷病人都接受替莫唑胺化療治療,大約15%的患者獲得持久的治療益處。我們需要確定哪些患者將從替莫唑胺以及其他類型的治療中獲益,因為所有治療均涉及風險和副作用,如果沒有獲益的可能性,病人不應該接受治療。
為了查明哪些患者最有可能對替莫唑胺治療響應,研究人員研究了控制一種蛋白--甲基鳥嘌呤甲基轉移酶或MGMT表達的microRNA。這種蛋白質“挫傷”替莫唑胺的殺癌效果。高水平MGMT的腫瘤都與替莫唑胺治療效益差有關?!?3】Endocr Relat Cancer:精液中發現前列腺癌生物標志物
近日, Adelaide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能改善前列腺癌診斷和治療的標志物,即研究發現男性精液中包含疾病生物標志物。
相關研究發表Endocrine-Related Cancer上,研究結果表明,精液中存在的某些分子不僅表明一個人是否有前列腺癌,而且還能預示腫瘤的嚴重程度。
Adelaide大學研究員Luke Selth博士說:常用的PSA(前列腺特異性抗原)測試用于測試癌癥本身并不理想。雖然PSA測試是非常敏感的,但它不是非常特異性的針對前列腺癌,Selth博士說:這將導致非惡性疾病的許多不必要的活檢。更成問題是,PSA檢測也導致生長緩慢,非致命性前列腺癌大量過度診斷和過度治療。
因此,迫切需要生物標志物,可以在早期階段準確地檢測前列腺癌,并確定腫瘤侵略性,以改善病人護理。而這種生物標志物的鑒定正是研究的重點。

【14】Cancer:預示頭頸部癌患者生存的新型生物標志物
來自Florida campus of 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TSRI)的研究小組發現了一種新的生物標記,或能預示頭頸部癌癥患者、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疾病結果。這項工作可以幫助科學家開發出新的診斷和治療。
研究結果發表在Cancer雜志上,研究人員關注于膽堿磷酸胞苷酰轉移酶-α,即CCT-α,CCT-α是一種抗原,促進免疫系統產生抗體并結合CCT-α(抗原)。
根據研究人員發現,高CCTα表達似乎能預示患者的生存情況,使得CCTα將成為一個有前途的生物標志物,TSRI副教授Laura Niedernhofer說: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CCTα可能事實上,在確定這兩種類型癌癥患者的生存結果中,比已知的生物標志物ERCC1更重要。
目前,幾十個大型臨床試驗正在使用ERCC1 DNA修復蛋白的表達,作為肺癌,胰腺癌,胃癌,大腸癌,食管癌,卵巢癌患者是否應接受鉑類藥物治療的判斷指標。然而,新的研究表明,有些陽性結果實際上不是由于ERCC1所引發的,而是CCTα(其結合抗體,抗體是最常用來測量ERCC1基因蛋白表達)。Niedernhofer說:我們的研究結果表明在預測患者的治療效果方面,相比于ERCC1的表達,CCTα可能是一個更好的指標。

【15】EJC:生物標志物預測放射治療癌癥結果
近日,在Jan Akervall醫學博士的帶領下,一國際團隊探究新的生物標志物,來確定放射治療對于頭頸部鱗狀細胞癌患者的有效性。他們確定了兩個標記物,能預測患者對放療的抵抗。他們的研究結果發表在European Journal of Cancer雜志上。
Akervall解釋博士:放射治療對于頭頸部鱗狀細胞癌患者是一種常見的治療。然而,它并不總是很好的耐受性,治療可需要兩個月的時間,會導致很多副作用,其中有些并發癥是永久性的。假如我的病人沿著這種治療走下去,我真的想知道,是否他們的腫瘤會對放射有反應。而生物標志物可以提供一些線索。
生物標志物是一個基因或一組基因或其產物如RNA和蛋白質,研究人員用它來預測關鍵臨床問題,如診斷,預后和對治療的反應,治療選擇或復發。生物標志物的研究可以提供新興的分子信息和臨床治療之間的橋梁。生物標志物也可能導致個性化的治療。
【16】Nat Commun:研究人員發現卵巢癌預后生物標志物
美國凱斯西儲大學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microRNA生物標記,能預測卵巢癌患者中最常見的一種治療反應,新發現是一個突破,有可能改善患者的預后。凱斯西儲大學Analisa DiFeo助理教授研究小組發現生物標志物miR-181a是上皮性卵巢癌(EOC)的分子驅動因子。該研究小組還發現miR-181a水平升高與卵巢腫瘤化療耐藥和疾病進展有關。
通過在腫瘤樣本中測試microRNA的表達,我們得到女性患者應對標準化療反應的基本信息,哪些患者有一個較高的復發風險,DiFeo說,這有助于指導治療決策和提高生存率。
在過去,研究人員一直無法預測EOC患者如何對治療反應?,F在,科學家首次證明,單個miRNA--miR-181a通過激活TGF-β(一種有效的癌癥信號通路)增加卵巢癌細胞的存活,耐藥性和轉移。卵巢癌的預后標志物和早期檢測標記物一直難以捉摸,Stanton Gerson醫學博士說:這項研究是首次表明,可以使用一種新的基因組分析,以識別特定卵巢癌的異常。全世界婦女將會從這一發現中獲益。

【17】BJIC:幫助檢測膀胱癌惡性程度的生物標志物
根據發表在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雜志上一項新研究發現:通過一個簡單的尿檢就可以區分侵略性水平高和侵略性水平低的膀胱癌患者。該測試可以快速檢測出惡性程度最高和積極形式的膀胱癌患者,有助于調整和加快患者治療。
英國伯明翰大學研究人員通過測量600例膀胱腫瘤患者尿液中蛋白EpCAM的含量。他們發現,尿液中較高水平蛋白EpCAM的患者,其癌癥更具侵略性。
英國伯明翰大學醫生道Douglas Ward說:這種蛋白質可以用來幫助醫生決定哪些檢查或治療對于患者是最好的辦法,并可能防止不必要的治療延誤。
【18】PLoS ONE:研究發現預測帕金森氏癥早期發病的生物標志物
帕金森氏癥患者所經歷的身體機能下降最終導致殘疾和生活質量較低。但取決于不同個體,上述病癥可以是迅速發生,也可能會緩慢地發生。近日,UCLA科學家和同事,第一次確定與帕金森氏更快進展形式相關的血液生化信號。新發現的生物標志物可以幫助醫生在早期就能預測疾病,判斷疾病如何迅速進展。
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希望血液生物標志物將有助于早期發現疾病,并導致更有效的治療疾病。這項研究發現刊登在期刊PLOS ONE上。
帕金森氏病是第二個最常見的神經退行性疾病,困擾超過1%的60歲以上的人。帕金森氏病除了影響行走,說話和其他運動功能,疾病也會導致認知能力下降和抑郁癥。

【19】BMC Genomics:研究發現三陰性乳腺癌的7個生物標志物
近日,倫敦大學國王學院Andrew Tutt教授等科學家在乳腺癌研究方面獲得了開創性研究成果,他們發現了為三陰性乳腺癌的惡性發展做出貢獻的7個分子標記。
通過收集和研究1979年和2001年之間110余例三陰性乳腺癌患者腫瘤樣本的遺傳和分子數據,研究團隊確定了這些標志物的生物學功能,發現每個標志物都在三陰性乳腺癌的侵襲和侵略性中發揮了作用。
這項研究由倫敦大學國王學院Andrew Tutt教授帶領,論文發表在BMC Genomics雜志上。教授Andrew Tutt說:我們一直希望更好地了解這個復雜疾病,以改善病人治療結果。
【20】生物標志物之于腫瘤轉化醫學的意義: 從篩選、確證走向臨床應用
醫學是否能夠有效的治療及治愈癌癥直接取決于是否能夠在癌癥早期階段對其進行及時的檢測。生物標志物作為最直接快速有效的診斷手段,其篩選與獲得可在腫瘤診斷、發展、治療、以及療效監測等多個方面發揮重要的作用。因此,自該概念的提出,就受到了極大的關注,成為研究的熱點及重點。這些生物標志物可以是DNA的甲基化、具有單核苷酸多態性(SNPs)的模板、蛋白質或代謝的改變、mRNA的改變等,而這些變化都與機體疾病狀態的發生密切相關。目前已有多種技術平臺被應用于生物標志物研究,如包括基因組學、蛋白質組學、肽組學、代謝組學等在內的組學平臺,以及包括納米技術[1]、生物信息學[2]、抗體芯片[3]、高內涵篩選技術[4]、無標記相互作用分析技術[5]等多種前沿技術在內的手段與方法,都為快速獲得及篩選生物標志物帶來了極大的可能。
蛋白質組學的優勢為篩選腫瘤的早期階段的生物標志物帶來了希望,這些生物標志物可被用于腫瘤發生的早期診斷、預測,并可對病情的發展進行監控。這門學科整合了各種可以對復雜生物系統進行分析的技術,如2-DE,2D-DIGE,ICAT,iTRAQ,蛋白芯片,MudPIT及質譜等。這些技術可以從組學的層面上獲取各種生理學、病理學的改變信息。利用這些技術去全面發現與腫瘤相關的生物機理的改變可獲得新的診斷檢測標志物從而提高治療的效果。

【21】Lancet Oncol:生物標志物預測乳腺癌復發的長期風險
近日,一項新研究比較了三種預測雌激素受體(ER)陽性乳腺癌婦女復發風險的方法,結果發現乳腺癌指數(BCI)是一個生物標志物,能準確識別他莫昔芬或芳香酶抑制劑阿那曲唑治療五年后哪些病人有復發風險。
研究已在線發表在Lancet Oncology雜志上。研究的合著者、美國馬薩諸塞州總醫院(MGH)癌癥中心Paul Goss博士、乳腺癌研究計劃總監說:研究已經鑒別了乳腺癌原發位腫瘤的一個獨特“指紋”,可以幫助確定乳腺癌患者復發風險的高或低。雌激素受體陽性乳腺癌早期標準治療包括他莫昔芬或芳香酶抑制劑藥物的五年治療期。雖然這種做法對大多數患者是足夠的,但一些患者在隨后的幾年中會繼續復發。
研究作者指出,病人知道是否繼續存在復發風險是必要的,以確定是否需要長期治療。麻省總醫院研究人員先前與bioTheranostics合作調查開發了兩個復發風險評估生物標記物:分子級指數(測定與腫瘤增殖相關的5種基因的表達水平)和H/I比(兩個其他基因的表達水平比)。


【22】Mol Psychi:利用生物標志物預測自殺風險
近日,美國印第安納大學醫學院研究人員發現血液中一系列RNA生物標志物可能有助于確定誰有自殺高風險。
相關研究發表在Molecular Psychiatry雜志上,研究人員說,生物標志物在有自殺念頭的躁郁癥患者??和曾經自殺多的人血液中都有顯著較高的水平。
新的生物標記物可以提供一個早期預警,測試自殺行為的風險。在一個為期三年的研究中, Niculescu和他的同事們追訪診斷患有躁郁癥的患者,并每3至6個月采取一次血液樣本。
他們確定了自殺的想法“低”和“高”狀態之間的基因表達差異,這些研究結果經過Convergent Functional Genomics功能基因組學分析系統,與其他交叉證據數據驗證,并確定和優化了最佳的標記基因。
研究人員發現標記物SAT1和一系列的其他標記提供了自殺念頭最強的生物“信號”。接下來,為了驗證了他們的發現,于當地驗尸官辦公室工作,他們分析了一些自殺者血液樣本,并發現一些相同的標記均顯著升高。

竞猜彩票